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法官说法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法律适用系列专题

发布时间:2020-09-29 09:07

  为了丰富法治宣传形式,提高公众法律意识,引领与规范社会行为,即日起,鞍山中院将陆续推出《法官说法》系列栏目,精心选取与人民群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热点法律问题,力求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简单明了的阐述、引人入胜的内容,以案释法,以法明理,守护社会价值,维护公平正义,弘扬社会正能量,树立时代新风尚。

  目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工作取得积极成效。与此同时,涉疫情相关法律问题亦逐渐进入审判视野。

  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的审判,关系到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维护,市场交易秩序的良性运转以及社会公平正义的彰显。为此,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出台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为了充分贯彻和落实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适应当前审判工作的需要,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市中院民一庭法官通过对涉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案例和涉疫情案件的难点、热点问题的分析探讨,前瞻性、创造性地积极开展“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法律适用系列专题”调研工作,对统一涉疫情案件法律适用提出法律意见,以期有效指导审判实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本次疫情系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了保护公众健康,我国采取了充分的、强有力的疫情防控措施。对于受疫情影响严重致使合同不能正常履行的,新冠肺炎疫情一般宜认定为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

  但“不可抗力应当具体地判断,无法抽象的提示”,每一起案件中,不可抗力的构成要件未必全部满足,故不能普遍地认定此次疫情在所有案件中都属于不可抗力,而应区别个案具体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新冠肺炎被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同时将其纳入检疫传染病管理。新冠肺炎疫情作为重大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大面积爆发,其严重冲击和影响了人类经济社会的发展,该疫情发生非通常理性人所能预见,是人类所不可避免、不能克服的客观存在。同时,为了保障公众生命健康安全,我国政府也采取了相应的疫情防控措施,如确认患者、疑似患者及与其密切接触者的隔离措施、封路防控、小区封闭管理、停工、停业等,这些措施对于很多合同当事人而言也是不可预见、不可避免、不能克服的。因此,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第二款:“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及《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本法所称的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的规定,新冠肺炎疫情一般情况下属于法定不可抗力范畴。2020年2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研究室主任臧铁伟也表示:“当前我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为了保护公众健康,政府也采取了相应疫情防控措施。对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新冠肺炎疫情一般意义属于不可抗力,但并不意味着疫情在所有案件中普遍意义的构成不可抗力。疫情的影响程度及范围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不同当事人对疫情影响预期不同,疫情对当事人及合同履行的影响也是逐步显现的。因此,不能一概笼统地将疫情认定为不可抗力免责事由,不可抗力不能成为疫情下的“万能挡箭牌”。在个案中判断,新冠肺炎疫情是否构成不可抗力,应该严格把关,综合当事人预期、是否导致合同履行根本不能、政府部门不同疫情防控时期的措施等因素加以考察。

  其一、单纯因金钱债务给付引发的纠纷一般不适用不可抗力。金钱债务区别于非金钱债务,在疫情防控期间,当事人可能因银行场所暂停营业而无法到营业场所办理业务,也可能因疫情防控期间收入减少影响偿还能力,也可能因封闭管理等原因无法外出,但金钱给付的方式及手段并非仅限于营业场所现场办公,履行能力降低也并非法定免责事由,疫情期间,当事人仍然可以通过网上转账、微信支付等手段履行金钱债务。因此,单纯因金钱债务给付引发的纠纷一般不适用不可抗力条款。《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债务或者履行非金钱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上述法律规定也只限于非金钱履行债务,而不包括金钱债务。

  但是,对于金钱债务履行,虽然不构成不可抗力,若因受疫情影响,对履行合同一方明显不公平的,当事人可以主张参照情势变更原则处理。

  其二、准确界定疫情作为不可抗力的起止时间。新冠肺炎疫情被认定为不可抗力,起止时间的确定直接关系到合同各方的权利义务问题。疫情的影响程度及范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因此,对不可抗力的起止时间也应该个案分析,根据具体案件中疫情对合同履行、合同目的实现或当事人行使权利的实际影响来确定。一般可根据合同履行地或当事人住所地的省级人民政府启动和终止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的时间来确定。

  其三、严格把握疫情与合同不能履行间的因果关系及原因力大小。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合同的履行方式有了更加丰富的选择,只有疫情原因与合同履行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各种履行方式均受疫情影响无法实现的情况下,才能认定因疫情原因导致合同履行障碍。例如,疫情已经发生后,政府已经采取相关防控措施后,当事人仍与他人签订合同,后合同无法履行,此种结果系当事人自身选择原因所致,而非疫情原因导致。又如,疫情期间,涉及网上购物,如该买卖双方所在地快递行业并未停业,合同当事人则不能以疫情不可抗力作为不履行合同的抗辩理由。此外,对于符合不可抗力适用条件的案件,也要区分疫情与合同履行障碍之间的原因力大小,合理适用部分或者全部免责的条款。

  其四、合同不能履行非因当事人过错。不可抗力是合同双方均不可预见、不可避免、不能克服的客观事实,不能归责于任何一方,如果当事人对合同不能履行存在过错,则不能适用。例如疫情之前,当事人就已经迟延履行,构成违约,则疫情发生后,其不得再以不可抗力主张免责。

  根据《民法总则》及《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基于不可抗力可主张以下权利:

  1.全部或部分免责。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及《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的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义务的,可向对方主张全部或部分免责,但其必须举证证明,疫情与合同无法履行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2.解除合同。《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可见,不可抗力是法定的合同解除事由,如因疫情原因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当事人可主张解除合同。

  3.排除定金罚则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不可抗力、意外事件致使主合同不能履行的,不适用定金罚则。……。”因此,当疫情原因致使合同无法履行的,未履行义务方可根据该条规定主张不适用定金罚则。

  因疫情原因导致合同不能履行,在适用不可抗力条款时,合同双方分别应履行以下注意义务:

  1.未履行合同义务方的告知义务。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因疫情原因,无法履行合同义务的一方,应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条:“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的规定,及时向合同相对方发出因不可抗力无法履约的通知,虽然疫情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社会公知的事实”,但基于诚实信用角度,无法履约方理应尽到基本的通知义务,以最大程度减轻对方损失。

  2.守约方的减损义务。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当事人因防止损失扩大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由违约方承担。”的规定,合同相对方在收到无法履约方的因不可抗力无法履约的通知后,应结合对不可抗力事由的通常理性人判断,积极采取相关措施,防止损失扩大。

  原标题:《法官说法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法律适用系列专题(一) ——不可抗力是与非》

上一篇: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2020医疗卫生考试:医学专业知 下一篇: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毛发疾病竟然会导致牙齿病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