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悦读周刊读书——儿童文学网

发布时间:2020-02-13 08:31

  大自然与生命的关系,是文学的母题之一,儿童文学小说集《白狐、大雕和狼》,向这一母题致敬的同时,也在庄严地向其靠拢。只是这种靠拢并不轻松——这部以“动物”为主体的中短篇小说集,作家王晓一在叙写“丛林法则”的冷酷与凶残时,观照了凶厉被爱的消融,透视出爱和爱的剧烈冲突,呼唤着大爱对冲突的消解。从多个视角严厉地审视着一处处令人感到沉重的境地,以不同的音调,深沉、雄劲地放声呼号,建构起一幅引人思索、追问的精神图景。

  对小说而言,文本的重要形式之一就是结构。一般儿童文学作品,大多采用“线条结构”,故事沿着一条内在的时间链展开,情节和故事的发展也建立在因果关系的时间链中。而中篇小说《白狐、大雕和狼》《猎人》却着意空间维度,编排了严密、精致的主、辅线索,悬念与意蕴中的内核互相交织,构建小说的内在“网状”结构。

  《白狐、大雕和狼》以网状结构进行情节组合,三条主线、三条辅线交错。主线分别是:群狼与牧羊人之间的铁血搏杀;白狐和大雕在苍穹与大地间的悍烈搏击;大雕教两只小雕翱翔,想让它们承袭空中之王。辅线各自为:白狐吞噬了两只小狼而造成了母狼痛楚、癫狂的境况,以及母狼无可揣度的去向;三条牧羊犬与羊妈妈的虔诚情感,以及为此而惨烈殉难;小雕的庸常,以及缘由大雕悲壮地以死明志而被激发出的乍然成熟、振翅高飞。

  倘若将《白狐、大雕和狼》的网状设置予以解构,那么主线和主线之间、辅线与辅线之间、主线跟辅线之间的因果关系、情节的逻辑关系、角色的矛盾关系便顿然明朗,完全能够轻松地组织成简易、明快的线条结构。好的小说结构往往具备回环、多线、交错等特点,并伴随冲突性、传奇性较强的情节而设计。《白狐、大雕和狼》即是如此。作者决意从可以平铺直叙的简明路线中跳脱而出,弓身钻入了山林中的崎岖山路,畅快淋漓地迂回盘旋。从不同的角色切入,不断扭转着时空,并以动物“自叙”的角度,从容地书写发生在它们自己身上的故事。

  作者要将这些故事连接、组装,造成一个主线隐蔽、复线迭出的“大事件”。先是精心设计了线索的先后铺埋,进而整体规划出矛盾的有序萌生、冲突的相互发展、角色的交互碰撞、情节中“经脉”的回旋、“络脉”的盘绕,并激荡出一个个细节高点,最终再将所有的高点汇聚,轰然抬升出整部情节的高潮。可以看出作者深受戏剧结构的浸润,很注意营造大幕拉开后的首场氛围——毫不含糊地率先突出最紧张的冲突,一把紧揪住观众的心绪。随即,再由悬念裹旋出的期待里、在紧张的韵律中,井井有条地安顿好人物之间、情节之间、矛盾之间的关系,最后从容地绕回到起初的部位,使得作品吸引人读下去;同时也使作品细针密线,缝合无隙。作者的这种从容,体现出了一种自信——有能力将主干情节推进的速度与各条线索铺埋得有条不紊同时驾驭,并且能够将推出的高点把持住,限制它过早地进入高潮,以便为后面章节的推进留出宽绰的余地。

  网状结构的成功运用,带给人一种厚重、复杂而丰富的阅读感受。文学叙述的目的在于和读者进行细密的交流。作者在叙述过程中,设置了独特的故事情节,令人身陷其间,以便增加读者对下文的期待。作者知道那一个个高点,会在别处重新弹跳而起,从而在高抛、坠落、弹起的跌宕间,给悬念增压,使得读者心绪起伏不定,不断拉深读者的期待感。

  《猎人》同样具有网状结构的体态与空间容量。故事发端于倏然显现的海市蜃楼。少年猎人格列在那宏大的场景中,看见一位魁伟的大汉正跟一只人立而起、雄健的雪豹于撕扭中角斗。一旁的阿妈蓦然惊呼:是你阿爸!快去找他!从未见过阿爸的格列,在惊愕中战栗,随后便前往唐古拉山寻找阿爸了。

  格列一踏上雪线,就感到有一双狞厉的眼睛在一直逼视着自己。在遭遇了雪熊的扑袭、雪狐的偷袭后他才知道,那双总是盯着他的眼睛并不是雪熊或雪狐的。直到他登上雪峰,看见了早已成为了冰雕的阿爸与雪豹时,那双眼睛才终于闪现了出来——一只健硕的、活脱脱的雪豹。于是,被冰封了多年的角斗即将开裂,将要在多吉和雪豹各自的后代间铿然展开。这是小说文本贯穿始终的一条线索。在这条线索的尾部,格列的波拉(藏语“爷爷”)拦住了格列,挺身而起跟雪豹进行了一场英雄之间的高贵的角斗。波拉的出场,缘于格列为母雪狐的复仇。格列在雪山里的攀行中追上了捕杀母雪狐的、健壮的老猎人;在较量期间,老猎人认出了与自己的儿子多吉酷似的孙子。就此,文本中又绷起了第二条线索。缘由第二条线索,铺陈出了波拉叱咤风云的时代,以及他与狼群的生死纠葛。在一场场纠葛的涡旋中,波拉最终被群狼趁隙劫持,便无可避免地促发了他的儿子多吉后来那一系列传奇般的举止。当波拉怀揣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总算于半年后回到家中时,多吉和妻子卓丹顶珠早已不知去向。在波拉长久的惊疑中,铺开了第三条线索,从而延展出多吉那一番番令人惊心动魄的境遇。

  这三条线索有序地展开,又先后交叉,再各自蜿蜒,最终会合在唐古拉山一座雪峰的顶端。在惊天动地的雪崩中融为一体,所有的血泪恩仇湮灭于这场雪崩。三代猎人从迥异的时空、不同的境地前后出发,终于汇聚一处时,却又被恒久地隔离。正是这种以人物为结点,在人物之间分别构置多重关系脉络的网状结构,使作品的意蕴空间得到极大的丰富。在每一个阶段,作者都通过一个个丰富的情节围绕主悬念造成一个个副悬念,并用这些悬念构成了纵横交错的网状情节,半露半藏,牵动着读者的情感。

  作者正是通过这种多条线索、纵横交错而又互相关联的网状结构推进故事情节,在悬念叠加中紧扣读者心弦,把各个部分的叙述有机地衔接起来,制造了一个复杂的网状悬念和叙事结构,再一步步解开读者心中巨大的总悬念。在这样的网状结构叙事中,作品的主题思想也层层显露,从而构成了丰富、生动的故事情节,把矛盾冲突逐层递进推向高潮。

  《白狐、大雕和狼》《猎人》所采用的网状结构,是对儿童文学单线叙述结构的突破,颠覆了儿童文学平铺直叙的时间顺序叙述模式。其呈现出的复合视角与开放式叙述结构,为阅读感受带来了一种不稳定和未知的新体验,在形式上打破了传统的儿童文学结构形式,为小说创作提供了更广阔的表达空间。

上一篇: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脑深部电刺激手术 拯救“S型 下一篇: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人的心理现象包括哪些方面?